香港儲蓄互助社的起源

發佈:2021-02-03
CU_1
蓄互助社是合作金融組織,早期信用合作分為農村信用合作社、城市信用合作社。儲蓄互助社即脫胎於農村信用合作社(農業合作社、漁業合作社)的基本精神與經營方式,為「非為營利、非為救濟、乃是服務」。二十世紀的加拿大與美國發展了一種主要以消費者為社員的信用合作社,稱之為Credit Union,又可分為職業性的與地區性的兩類,不吸收非社員存款,以消費性放款為主,亦不兼營信用以外之其他業務,儲蓄互助社運動於一九三八年傳抵亞洲,首在菲律賓推動。二次大戰後,漸推廣到其他亞洲國家。儲蓄互助社是一種非營利的金融機構,集合會員的儲蓄作投資,並定期派發利息回報,亦會向會員提供低息貸款。

1960年代,儲蓄互助社的概念由天主教耶穌會神父郭樂賢(Father John Collins, S.J.)引入香港,並於1964年成立了全港第一個儲蓄互助社「聖方濟各儲蓄互助社」。儲蓄互助社透過收取社員股金,借貸給社員解決日常需要,另亦有社員間聯誼的功能。與一般銀行或財務公司不同,儲蓄互助社的貸款息率較為合理及可負擔,而且一旦欠債的社員身故,儲蓄互助社不會向社員的遺產受益人(例如親友)追討,損失由保險公司負責。根據《儲蓄互助社條例》(香港法例第119章),儲蓄互助社由漁農自然護理署署長監管,而非財政司司長監管。起初,儲蓄互助社社員多為漁民和農民。由於儲蓄互助社的會徽常有一把雨傘,象徵為會員「遮風擋雨」,因此又俗稱為「遮仔會」。組織儲社的社員須有共同聯繫,如同一居住地區、職業、社團等。根據漁護署2018/19年度年報,全港共有44個儲蓄互助社,股份金額超過170億,儲備金亦超過6億。儲蓄互助社以宗教團體、公務員的儲社數量為多數,各有13及11個。當中以「香港警察儲蓄互助社」最大。截至2020年2月底,社員人數達44,952人,股金結餘超過100億元,總資產值超過110億元。
郭樂賢神父從「亞洲社會經濟促進會」認識了儲蓄互助社,前往菲律賓、澳洲及菲濟群島研究儲蓄互助運動。回港後郭神父推廣儲蓄互助運動,並與港英政府磋商儲蓄互助社的法案。透過成立儲蓄互助社,「教導人作家庭預算,積少成多,未雨綢繆之餘,又可以互相幫助,就無須借高利貸」。1964年,郭神父協助成立全港第一個儲蓄互助社——位於深水埗聖方濟各堂的「聖方濟各儲蓄互助社」。其後,此舉帶動政府部門和屋邨相繼成立儲蓄互助社,1966年,8個儲蓄互助社正式組成「香港儲蓄互助社協會」。1968年,港英政府通過《儲蓄互助社條例》(香港法例第119章),規定儲蓄互助社的模式。根據法例規定,儲蓄互助社的宗旨須為:「在社員之間提倡節儉」、「收取其社員的儲蓄作為股份的付款或作為存款」及「專為援助或生產的目的而貸款給其社員」。社員不可少於15人,儲蓄互助社沒有資本限額,但須分為每股價值$5的股份。周年會議及特別會議投票決議時,「任何社員不得有多於一票表決權,並且不得容許由代表其在該等會議上表決」,而選舉社員加入儲蓄互助社的董事會、監察委員會或貸款委員會時,「須以不記名投票方式進行」。法例除了規定儲蓄互助社需預留款項作儲備金外,每年撥付給社員的股息亦不可超過六釐。香港中文大學財務學系副教授蘇偉文指出,由於社員「圍內大家知大家事」,因此極少機會出現管理層盜款潛逃的情況,而社員拖欠貸款的比率亦極低。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