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孩子理財-大學裡的「儲蓄互助社」

發佈:2021-02-03
1612330694196
諾貝爾經濟學家班那吉與杜芙若的觀察深刻:如果孩子無力掌握環境,就自然會啟動短視的有限「理性」,扭曲理財行為,造成過度的無效消費,掉進貧窮陷阱。  

每到導師諮詢時間,總是冷清,我溜進德國小說的城堡裡枯坐,期待學生敲門。耐心等待總會值得:研究室外一陣悉悉簌簌,月彎——越南媽媽和台灣爸爸的女兒——躡手躡腳掩門進來,身形纖瘦,黝黑凹陷的臉窩,瑟縮在肩膀上,撥亂的瀏海,看不清她的眼睛,淚水先奪眶,閃閃發亮。「老師,我...」對!因為疫情,她走投無路了。

每年都要面對一兩個這樣的孩子,我受夠了自己除了轉介,就是說些敷衍的話(其實不太知道在這裡寫「屁話」、「幹話」這類更貼近事實,更撫慰人心的詞適不適當?)。「我們一起去花蓮,找東華大學的張瓊文老師吧!」台灣文化學系的張老師,帶領一群學生,在校園裡成立台灣第一所大學儲蓄互助社,這個誕生在西方文化氛圍裡,非常「美式」的組織,倒是和台灣文化沒甚麼關係!

社區籌辦銀行自己的問題自己來


說儲蓄互助社,總是沒人聽得懂,所以,「剛開始,有人檢舉我們,說甚麼詐騙的『互助會』,不懂的人直接嗆聲,吃都不夠,還去『標會』!」張老師有點無奈。然而「把社會正義重新放回經濟實踐裡」,她的理念和小羅斯福總統(Theodore Roosevelt)倒是一致!
 
1934年的一個下午,經濟大蕭條的社會問題浮現,小羅斯福找了幾位哈佛教授,混搭德國的社區經驗和凱因斯(John M. Keynes)經濟學,尋找另類出路:他簽署聯邦信用社法,鼓勵老百姓存小錢,設定成股金,在社區籌辦自己的迷你銀行,靠信用相互借貸,自己的問題自己來。

3年後成效斐然,就乾脆在白宮成立監管機構,幫小市民的積蓄保險,還直屬總統管轄。再過2年,他的母校哈佛大學,擁有全球最多諾貝爾獎之外,還有了一家儲蓄互助社。

一手建儲互社一手圓夢


打從哈佛開始,小羅斯福就是學校的怪咖,據說他總在校外流連!成績爛到不行,還嫌課堂裡枯燥的生態學,讓他看不清真實世界,索性在宿舍裡養起了烏龜,直接觀察行為,直到「牠」爬到校園喝水求生…。

「學生連求生都不會,只能『吃土』,」「喔,就是月底沒錢了,餐餐白吐司,配老師的『免費』熱美式,吞得下去...」儲互社的薛偉廷理事說。學生幫老師做計劃,靠工讀金過活,一旦政府拖學校,學校拖老師,老師就得先墊錢,總有幾個在研究室門口探頭探腦,問哪裡要開會,想辦法蹭個便當,晚上好睡一點!
 
但,真正「美式」作風是:世上沒白吃白喝,出來混總是要還!「家長不信任,不放手,學生怎麼獨當一面,還想懂『社會事』?」

張老師的魅力是山脈東邊才有的那種,她教學生理財,一邊建儲互社,彼此學習借錢、一邊規劃生活與夢想:買機車、還學貸、到歐洲發表論文,即使辦生日趴,也要通過重重「拷問」,大家都說值得才行!如果大人不相信你,你就自己來。但看似簡單,問題遠遠複雜...!

社會學者派克(R.E. Park)眼裡的《邊緣人》(The Marginal man),是融不進主流文化的新進族群,馬庫色(H. Marcuse)同情的《單面人》(One-dimensional man),是遭主流價值束縛的邊緣團體,他們的共同特性是,活在權勢者的陰影下,缺乏自主能力,難以被信任。看不見孩子的需要,就弔詭的認為他們不需要。惡性循環後,「大學生成了典型的單面人!」馬庫色說。然而,問題和能力總在某個當下才能證實啊!
東華大學的張瓊文老師在校園成立台灣第一所大學儲蓄互助社,教學生學習借錢、規劃生活與夢想。

大人沒有準備要陪伴、等待,自然把學生當小毛頭:「甚麼沒經濟能力,怎麼貸款買平板,還想出國之類的,如果你跟不上資訊全球化,就不會知道need與want早就翻轉了,以前的want,現在是need,我們的want不是拚命存錢!新世代需要網路連結全球,也主張更多個人生活風格。」偉廷真的不再是小毛頭了。
 
如果不是儲互社的即時周轉,偉廷就必須休學,學貸當然不是問題。但,之後呢?不用還?「在東華,騎機車是基本需求,那段時間因為學校天雨路滑,出了車禍,開刀也只能找儲互社,不然,很難想像自己現在掉到哪裡去了...,」沒有長期枯燥的儲備,生命怎會高潮迭起!
不要小看這些小錢,「有同學每個月家裡寄一兩萬零用錢,有人卻要打好幾份工,替爸媽背債,社會階級在校園裡撕裂了師生關係,向同學借?怎麼開口?」尊嚴沒搭配勇氣,吞都吞不下去!莎士比亞(W. Shakespeare)說:「錢在前面走,後面道路暢通無阻!」但,路上的機會稍縱即逝,社會階級不但世襲,越襲裂得越開!
 
諾貝爾經濟學家班那吉與杜芙若(Banerjee & Duflo)的觀察深刻:如果孩子無力掌握環境,不能期待未來,就自然會啟動短視的有限「理性」,扭曲理財行為,造成過度的無效消費,掉進貧窮陷阱,越陷越深!上頭還壓著一片看不見的天花板,想爬出去?連攀都攀不上!真想陪他們學習,長大,先相信他們吧!

莎士比亞說:「錢在前面走,後面道路暢通無阻!」但,路上的機會稍縱即逝,社會階級不但世襲,越襲裂得越開! 圖/pixabay

互助的價值,不在規模而在當下

跟著張老師的奕啟,從小決定自己的方向,媽媽是模具設計師,疫情裡,整條供應鏈流到泰國去,應收帳填不滿,周轉金下不來,現金流過不去,銀行徵信緩不濟急。「我幫她周轉了12萬,她瞪大眼睛看著我,怎麼同學間說一說,錢就掉下來,她希望我貸一筆錢學泰文,以後一起發展,哈哈!我還要想一下...」 「互助的價值,不在規模,而是那個當下!」張老師有感而發。
 
在一個高度開放的世界裡,夢想?只在你能走到的地方。你還在質疑孩子,怎麼可以貸款出國,或買個平板接軌世界?2020年,東華的「免吃土專案」,哈佛的「寵物安心貸」,陪伴孩子度過新冠肺炎的憂鬱時光。寵物是need,還是want?
 
年末,導師時間更冷了,但是,那個當下總會出現!孩子大了,想在逢甲校園成立儲互社,計劃受到了青睞,就要前進泰國的亞洲信用合作聯盟(Asian Confederation of Credit Union, ACCU),分享他們看到的世界!

「先把英文練好吧!然後,你還是單面的邊緣人嗎?」我問月彎,隨手把工讀金先墊給她—— 好像沒有人追究,當時那隻奮力爬出「陷阱」,不經「社會事」的烏龜,沒有了小羅的光環和哈佛的環境,不知下場怎麼樣?

其他文章